bnfl z6vp 0amc 1x24 v19p lzhr qwjr 08i8 gumw aoo8

第289章:跟踪狂


小说:王牌麻辣教师   作者:挨个喷   类别:都市生活   加入书签   【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】   【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
推荐阅读: 永恒剑主 | 星光灿烂 | 巨星夫妻 | 弑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坚 | 步步惊唐 | 绝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异度
笔趣阁 //www.boquge.com/book/66715/ 为您提供王牌麻辣教师全文阅读!注册本站用户,获取免费书架,追书更方便!
  夏雨馨的主动倒是格外让人高兴的一件事,虽然有点笨拙,但总体表现还是很不错的,毕竟天资聪颖。不过,夏雨馨似乎也意识到他们这几天有点太过腻在一起了,早上一起吃饭的时候,她表现的稍微有点担忧。
  “那个……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过腻着你了?”夏雨馨紧张的问。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以后也请继续这样,或者更加腻着我吧。”秦逸笑吟吟的回道,给夏雨馨倒了一杯牛奶。夏雨馨闻言这才笑着松了口气:“你这么说我会当真的……”
  “那就当真吧。”秦逸说着,微微叹了口气道,“你也知道,我过去几年当特工的时候,总是要和别人适当保持一点距离,就算是我在国外谈过的那几个女朋友也一样。所以,这种亲密的感觉我还是挺喜欢的,你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完全了解我的人。”
  “你这么说我真挺开心的……”夏雨馨低头有点扭捏的笑道,捧起了牛奶喝了一口:“以后我也会努力的,各方各面上都……”
  说着,夏雨馨偷偷看了秦逸一眼,小声问道:“昨天晚上……你觉得……”
  “你做的很棒哦,就第一次尝试来说已经很厉害了。”秦逸微微苦笑道,轻抚了一下夏雨馨的脑袋说,“可是让你做那种事,我稍微有点愧疚呢。明明是那么多人的女神,却不得不为我……做那样的事。”
  “是别人的女神,但我是你的女朋友呀。”夏雨馨抿嘴笑道,低头看着手中的杯子,“更何况,看到你开心,我也挺高兴的……”
  “那,今天早上也要分开去学校吗?”秦逸问道。
  “嗯,今天要不你先去学校吧。我早上没早自习,稍微晚点去也没关系。”夏雨馨莞尔道,抱起了秦逸换下的衣服,“你昨天换下来的衣服,我想帮你洗了晾着,今天不是要带几套衣服去你那吗?明天才能回来,担心会没时间洗。”
  “真贤惠呢。”秦逸轻轻捏了捏夏雨馨的小脸蛋调侃道,“那我就先出发了?”
  “嗯……”夏雨馨轻轻点了点头,目送秦逸离开,这才哼着小曲回头去洗衣服了。
  而秦逸则是从夏雨馨这边离开,向地铁站走去。经过昨晚在健身房的复健运动之后,今天秦逸可以说是浑身酸痛,这种酸痛是肌肉分泌的乳酸导致的,所以超级人类也无法避免。
  “果然还是不能急于求成啊……”秦逸暗自叹了口气自语道,从夏雨馨的小区内走了出去。但这时候他只觉得身后一阵风声,有什么人在迅速向他这边靠近。
  秦逸下意识的转过身瞥了一眼,和一个年轻男子迎头撞上。
  准确说,是对方主动撞上了他。这男子直接上来揪住了他的衣领,满脸怒火的质问道:“终于让我逮到你了……说!你和雨馨到底是什么关系!昨晚是不是在她那过夜了!?”
  秦逸打量了一下这人,其实是个相貌平平的男子,只能勉强说不丑,浓眉小眼厚嘴唇,身材更是毫无亮点,不是特别高,稍微有点胖,但又不是那种壮实的胖而是那种体弱的虚胖,穿衣服也没什么品味。真的难以想象,这种人居然和夏雨馨有什么联系。
  “不知道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,这种事是你要过问的吗?”秦逸不解的笑道。
  “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!”这男子气愤的说,揪着秦逸的衣领晃了起来,“你和她是什么关系!?昨晚你在她家里做了些什么!快说!”
  “我觉得,这是我和她的隐私,不用告诉你也没关系吧?”秦逸笑了笑道,“更何况,据我所知,我才是她第一个男人。你这个所谓的第一个男人是什么意思,我实在不明白。是她的初恋对象?恕我直言,您这个说法……很难让人信服啊。”
  “你是她第一个男人!?”这男子咬紧了牙冠,双眼充血的说:“你上了她吗!?你果然是上了她吧!不会的……不可能的,她那样高贵的女神,是不会被玷污的……”
  “我可以问问你和她的关系吗?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”秦逸皱起了眉头问,“你该不是在暗中跟踪她吧?你要知道,这可是违法行为,是会被抓起来的哦?”
  但是,对方这会儿还在喃喃自语,显然极受打击:“不会的……她可是高贵的女神啊,是不可能被人占有的……明明过去那么长时间里她都……”
  眼瞅着这人好像失了智,秦逸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就这么离开的话他又有点不放心,这家伙显然是有长期跟踪夏雨馨,如果放任不管的话,怕是会对夏雨馨的安全构成威胁。但是继续呆在这好像又问不出什么进展来,这人的精神已经完全恍惚了。
  直到夏雨馨从楼上下来,情况才终于出现了转机。
  “小逸?你怎么还在这呢?没等到车?”夏雨馨好奇的笑道,接着她看到了秦逸边上那男子,有些惊讶的问:“张良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“雨馨……”这个叫张良的男子转向了夏雨馨,看表情都快哭出来了:“告诉我,你没有被这个男人玷污,你还是那个纯洁高贵的女神!快告诉我他是在骗我的!”
  “你说什么呢?”夏雨馨有点害怕的搂住了秦逸的胳膊,躲到他的身后,“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的?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  “快告诉我!告诉我这个男人没有碰过你!你还是纯洁的,对吧?”张良满脸期待的看着夏雨馨,试图伸手去抓她,但是秦逸挥手将他的手击开了。
  “注意点好吗?”秦逸笑道,“你让她感到很害怕了,不介意的话,我们两个还急着去上班呢,可以不要继续纠缠她了吗?会给大家添麻烦的。”
  “不,不可能的……”张良突然跪倒在地,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。
  他这样子,搞得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这边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见状,秦逸顿时皱起了眉头:这样引起太多人的注意,可能会导致夏雨馨和他之间的关系暴露,会给夏雨馨添麻烦的。因此他转向了夏雨馨低声道:“你先稳住他吧?”
  夏雨馨点了点头,上前道:“张良,你别这样。你先回去好吗?有事待会你在微信上跟我说可以吗?我们上班快迟到了……”
  夏雨馨这么一说,张良才恢复了些精神,他看着夏雨馨笑道:“没错,你一定是有什么话不方便在公众场合说对吧?我知道了!那我们手机聊!”
  说完,张良就兴冲冲的离开了,看着这人离去的背影,秦逸稍稍有点不安。
  “他……是我大学的一个追求者。”夏雨馨皱起眉头叹了口气道,“还记得我跟你说过,有一个男生高中一直追我,然后我也有些感动和喜欢他,就跟他说我们一起考同一个大学,如果他能等到大学毕业,我就和他交往并且同意嫁给他的那个吗?”
  秦逸简单的回忆了一下,点了点头道:“就是你说的那个到大二的时候放弃了,和另一个女生交往了的那个?你人生中的唯一一次失控的那次?”
  夏雨馨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去质问他,难道他不知道我喜欢他,只是想看看他能不能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。然后他回答我说他知道,只是他已经受不了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回报的感觉,他说喜欢一个人实在是太累了,可能被人喜欢的感觉会更幸福。于是当时我就绝望的放弃了,然后祝福他和那个女生在一起能幸福。”
  秦逸沉吟了一会儿,然后低头看了看时间:“不早了,我们路上说吧。”
  夏雨馨应了一声,跟在了秦逸身后,两个人坐地铁向学校赶去。
  这路上,夏雨馨掏出了手机,然后看了看秦逸问道:“我……要和他聊聊吗?”
  “聊吧,没事。”秦逸微微笑道,“我的占有欲没有强烈到那个地步,我也相信你。”
  “嗯……”夏雨馨略有些欣慰的叹了口气,笑着点了点头。但其实,秦逸已经大致知道是个怎样的情况了,张良这种心理并不难读懂,是一种扭曲了的占有欲。
  于是,地铁上夏雨馨就和张良沟通了一下,得知张良大学毕业之后,工作了两年,那个女孩就嫌弃他的家境不太好,想要住上豪宅开豪车,于是甩了他。不过那女孩多年后也没有找到一个能提供她这种生活的土豪,而是嫁给了一个月薪仅四千多的男人。
  那时候张良才“悔悟”,原来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多么痛苦,又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,比如有一个能让自己愿意为了她而变得更优秀的人才是一种幸福,能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是件开心的事,但是他又没脸再回来继续追她。
  “你要当心一点这个人。”秦逸抱着胳膊淡淡的说,“不是因为我嫉妒他或者故意想要诋毁他在你心目中的形象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夏雨馨微微一笑,挽住了秦逸的胳膊,“你嫉妒他干什么?你才是我的男朋友,要嫉妒也是他嫉妒你才对吧?更何况,他在我心目中形象本来就不怎么样。”
  “这个人,很危险。”秦逸摇了摇头说,“他的这种想法行为,表明他已经有了较为严重的妄想症。这是由于他长期的孤独,以及你的微妙行为导致的。”
  “我的微妙行为?”夏雨馨不解的问,秦逸点了点头,帮她拂开了额前的一缕碎发,“你这么多年来,几乎没有和男性正常的交往过,就算有过相亲对象,但顺利发展下去的男性并没有几个,尽管这其中有很多人比他要优秀得多,比他帅气比他有钱。就算你有和个别男性发展到交往的地步,但也从来没有和对方进行过身体上的接触。这就给他了一种暗示。”
  “什么暗示?”夏雨馨有点担忧的捂嘴问道。
  “暗示你还是一直没有忘记他还爱着他,而他这么久以来一次次的看你和那些比他优秀得多的男性分手,他也就放心了,认为你是不可能和他以外的男性合得来的。认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和任何男性走到婚姻的那一步,也就不会进行身体接触。”秦逸小声解释道。
  “他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夏雨馨难以置信的自语道,“我早就已经忘记那事了,之所以一直没有找到男朋友,没有发展到……和你那么亲密,完全是因为觉得不合适啊。”
  秦逸托着下巴沉吟道:“我想,这大概是因为他被上一任女友甩了之后留下了创伤后遗症,不太愿意和别人接触以及分享心里的痛苦导致越来越孤独,于是加强了妄想的症状。”
  “他这样,没关系吗?”夏雨馨忧心忡忡的问,秦逸皱起了眉头:“一点也不是没关系,现在他这样已经很危险了。他的妄想症状很严重,几乎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可能还有人格分裂和暴力倾向。我想,一旦他从你这里确认了你和我的关系,他可能会失控。”
  说着,秦逸皱眉叹了口气:“我建议你这几天最好待在我那里,他那个状态失控的话,可能会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。最严重的情况下,他可能会选择杀掉你然后自杀殉情,我不能让你碰到危险……”
  “啊,刚好,我今天带了几套衣服,在你那边应该可以住几天。”夏雨馨举起了手中的袋子说,“可是,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?难道要我搬家吗?”
  “他目前的状态,需要的是强制性的心理治疗。”秦逸摇了摇头说,“所以,我建议最好的办法是报警,然后由警方强制移交给精神病院或者心理诊所进行治疗。”
  “可是……好歹也是老同学。”夏雨馨有点犹豫的说。
  “他跟踪你很久了,而且还会继续跟踪你的。”秦逸提醒道。
  “嗯……”夏雨馨一脸为难的表情,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秦逸问道,“那,你能不能做点什么呢?你不是很厉害的心理学家吗?而且还是……”说着,夏雨馨压低了声音,“擅长心理学的特工……你不能用什么方法治疗一下他,改善他现在的状态?”
  “可以是可以。”秦逸淡淡的回道,“可是我没有必要去管我女朋友的前男友的心理疾病吧?更何况,这种行为也不合法啊。”
  “吃醋了?”夏雨馨咬着下唇调皮的笑道,“真意外,小逸你居然也会……”
  “忘记告诉你了,我意外的是个心胸狭隘的人。”秦逸淡淡的笑道,夏雨馨眼睛骨碌一转,然后凑到秦逸耳边低声道:“拜托了嘛,你是我的大英雄哦。这样,你帮我这个忙的话,我就继续给你用昨天晚上的方式……那个……你看怎么样?”
  “哼。”秦逸冷哼了一声,在夏雨馨额头上弹了一下,“我可事先说明,我同意是因为你前面那句‘我是你的英雄’,而不是因为你说的特别服务。”
  “是是是,总之就拜托你啦。”夏雨馨合起双手甜甜的笑道,那可爱的样子,看的周围的人心都酥了。“他这样,没关系吗?”夏雨馨忧心忡忡的问,秦逸皱起了眉头:“一点也不是没关系,现在他这样已经很危险了。他的妄想症状很严重,几乎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可能还有人格分裂和暴力倾向。我想,一旦他从你这里确认了你和我的关系,他可能会失控。”
  说着,秦逸皱眉叹了口气:“我建议你这几天最好待在我那里,他那个状态失控的话,可能会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。最严重的情况下,他可能会选择杀掉你然后自杀殉情,我不能让你碰到危险……”
  “啊,刚好,我今天带了几套衣服,在你那边应该可以住几天。”夏雨馨举起了手中的袋子说,“可是,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?难道要我搬家吗?”
  “他目前的状态,需要的是强制性的心理治疗。”秦逸摇了摇头说,“所以,我建议最好的办法是报警,然后由警方强制移交给精神病院或者心理诊所进行治疗。”
  “可是……好歹也是老同学。”夏雨馨有点犹豫的说。
  “他跟踪你很久了,而且还会继续跟踪你的。”秦逸提醒道。
  “嗯……”夏雨馨一脸为难的表情,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秦逸问道,“那,你能不能做点什么呢?你不是很厉害的心理学家吗?而且还是……”说着,夏雨馨压低了声音,“擅长心理学的特工……你不能用什么方法治疗一下他,改善他现在的状态?”
  “可以是可以。”秦逸淡淡的回道,“可是我没有必要去管我女朋友的前男友的心理疾病吧?更何况,这种行为也不合法啊。”
  “吃醋了?”夏雨馨咬着下唇调皮的笑道,“真意外,小逸你居然也会……”